欧式琉璃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欧式琉璃瓦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季羡林公开回应藏画偷画的事谁也掩盖不了《资讯》

发布时间:2020-08-31 18:19:17 阅读: 来源:欧式琉璃瓦厂家

“季羡林藏品外流”是最近颇为人关注的文化事件,随着上月底北大调查报告的发布,这一事件也似乎开始逐渐淡出公众视野。北京大学在调查通报中表示,已查明证实“举报人”手中字画全系伪作,季老秘书保管的季老藏品并未外流。然而,记者7日从有关渠道观看到数段有关人士早先摄录的季羡林视频,画面上思路、语言清晰的季老表达了对“丢画”和北大声明的看法,季羡林说:“(丢画)千真万确,我知道,当时有感觉。当面叫你季爷爷、季爷爷,背后偷你的画,这个我知道。偷画的事情,谁也掩盖不了。”

季羡林弟子钱文忠在接受记者独家专访时更是直截了当地表示,举报人手中的字画真假,并不能和季先生私人财产和物品是否流失完全挂钩。

自称拍得大批“季羡林珍贵书画”的收藏家张衡10月爆出季羡林藏品外流的消息。随后,新华社记者唐师曾在博客披露此事,季老的秘书杨锐后成为被怀疑对象之一。11月初,北大给季老增派助手并成立调查组。随后几天,北大发表声明:外流拍卖字画并非季老真藏,季老秘书保管的季老藏品并未外流。11月26日,北大通报调查结果:“举报人”手中字画全系伪作。

记者7日从有关渠道看到的视频,清晰显示了季老11月7日对北大声明的回应——即“偷画的事,谁也掩盖不了”。而在此前10月28日的视频中,季老和举报人张衡就“丢画”一事进行了交流,头脑异常清楚的季老坚持,他早在两三年前就知道丢画一事,并表达了回家的愿望,不过季老只说了自己有字画丢失,但并未确认是张衡手中的字画。对于季老的回应,记者7日致电北大新闻发言人赵为民,其电话一直转到秘书台,无法联系。

北大曾阻止季羡林父子见面

年过古稀的季承是季羡林先生惟一的儿子,他在10月获悉季老藏品外流后马上联系北京大学,并要求见父亲一面。得到的答复是:不同意。随后他又赶到301医院,试图见父亲一面,开始亦未能如愿。直到后来有关人士从中斡旋,才终于见到了父亲。

7日季承接受记者专访时表示,10月见到父亲后,父亲已经授权他管理他的家和藏品,但是北大至今还没有把父亲在北大的家钥匙交给他。

下面为记者和季承的对话——

记者:有消息说,您作为季老惟一的儿子,至今还未能拿到父亲家的钥匙,是这样吗?您见过父亲的藏品吗?

季承:父亲在北京的房子有两处,一处在北大校内的第13公寓(有两套),一处在蓝旗营。北大的房子,我现在能进去了,但是蓝旗营的房子我还是不能进去。父亲的藏品似乎已经被人移到那里了,主要在蓝旗营。自从见到父亲后,父亲已经授权我管理他的家和他的藏品,但是北大至今还没有把蓝旗营的钥匙给我,他们给我的解释是,调查还在进行中。但北大不是早已经对外面说,调查已经结束,父亲没有丢东西吗?我后来去北大要过钥匙,但北大就是不吭声,拒绝办理交接手续。

记者:您有13年未能和父亲相见,现在见父亲方便吗?

季承:现在见父亲很方便了,没有任何阻碍。现在我每天都会去301医院,有时候每天要去两次,给父亲带点他喜欢吃的东西,陪他聊天。父亲身体和精神都很好。13年间,我去过301医院很多次,但就是有些人作梗,不让我进医院见父亲。有一年大冬天,我在外面等了2个多小时,他们就是不让我进去。什么原因,我也想不通。

记者:北大的声明说,您父亲的藏品没有丢,外面的字画系伪作,您怎么看这个声明?

季承:原则上,我相信北大的调查结果,但北大三番两次发声明说,没有丢东西。既然真没丢东西,那何必发那么多声明呢?在他们所谓的调查过程中,北大领导和调查组都没有接触过我们家属,征询我们的意见,倒是我去北大找相关领导很多次,但每次都是所谓的工作人员出来应付我,而领导则以各种理由推托。

脱发看什么科

植发大概多少费用

隆鼻需要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