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式琉璃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欧式琉璃瓦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评论称现行社保是缴费填补转轨窟窿体系已陷入危机

发布时间:2021-01-21 16:54:51 阅读: 来源:欧式琉璃瓦厂家

评论称现行社保是缴费填补转轨窟窿 体系已陷入危机

社保卡(资料图)  社保规模缩水(低缴费低保障)是唯一可行的路径,具体方案是全统筹,还是费改税,抑或瑞典模式的记账式缴费确定制可以讨论   新一轮社保改革拉开大幕。2014年12月下旬,国务院副总理马凯在全国人大常委会上,报告了统筹推进城乡社会保障体系建设工作有关情况,提出将职工基础养老全国统筹、医疗市(或省)级统筹,推进机关事业养老向企业并轨。其间应人大询问时,财政部长楼继伟、人社部长尹蔚民、中财办经济二局局长尹艳林相继发言,谈及“统账结合”的基本养老制度面临困境,未来将“不再做实个人账户”。

现行社保的问题  现行社保包括五个险种,养老与医疗占据份额最大,2013年两者合计收入32981亿元、支出26620亿元,均占社保总体的94%以上(其中养老占比70%)。宏观来看,社保体系已陷入危机,包括代际不平等、区域收支失衡及人群间不平等。  社保设计初衷是谁缴费谁受益、兼顾平等。但现实的社保更像是一种税。20多年前,养老保险启动时,国企职工并未缴纳过养老保险。到1997年,中国建立了独一无二的“统账结合”养老保险制度。企业缴费进入统筹基金“现收现付”,支付当时未缴费退休者养老金以及未来退休职工的基础养老金;个人缴费形成“个人账户”,以强制“个人储蓄”应对自身养老。  统账结合制度运行至今已千疮百孔。近年退休职工数增速快、养老金涨幅高,在职职工与企业的负担很大。2001年,“退休职工抚养比”(养老缴费的在职职工与退休职工的比值)为每2.98个在职职工的缴费养1个退休职工;2013年,退休职工抚养比为2.45.  统账结合也名存实亡。个人账户自设立起,就没有做实过,资金大多被统筹账户挪用。1997年改革后,个人账户缴费占总缴费比例一直在降低,从40%降到目前的28.6%。2000年中央开始试点做实个人账户,到2013年底,试点省市做实的个人账户基金总额才4154亿元,按3.2亿参保职工计算,20年时间每个职工才积累了1300元。做实个人账户的努力已经失败,按尹艳林的意见,全国绝大多数地区将一起实行“个人账户记账、统筹与个人账户基金全部统筹使用”的制度。  这也意味着养老保险已经事实上变成了税。除了早已现收现付、用于支付当前退休职工的统筹账户,未来个人对个人账户也只是拥有名义上的份额,账户实际空无一文。同样的现象也存在于医疗保险。多数城市的医保支付规则向老年人过度倾斜,他们缴费少,但报销比例高。  危机迫在眉睫  现行社保把在职职工的缴费用于填补社保转轨带来的窟窿,体现是代际之间的不平等。这虽然是危机,但还要十数年才能充分暴露。对于各地方来说,更直接的危机来自于区域间社保收支的不均衡。随着经济发展,经济不发达省份的劳动力向发达省份流动,并在工作地缴纳养老保险,京沪津及粤浙闽无一不是赢家,而几乎所有的人口净流出地,养老基金收支都处于危机。  2012年全国退休职工抚养比的平均线是3.09,即3个在职职工养1个退休职工。在富裕地区,如广东的比值高达9,浙江和福建也有5,在职职工和当地财政的压力相对很小。但在吉林和黑龙江,这一数值是1.69和1.52。现实中,出现了辽宁、黑龙江的青壮劳动力给广东、浙江的退休职工养老的现象,而东三省的国企退休职工却老无所养。但东三省的退休职工占常住人口比重非常高,超过了10%,居全国前列。  区域社保收支不均衡的另一面,是非户籍劳动力受到不公正待遇。非户籍人口在京沪粤浙等人口流入地工作,当地政府强制他们缴纳社保,但拒绝让他们享受社保,这些人无法在缴社保的地方领取退休金,只能转回户籍地。但他们又没有给户籍地贡献过养老保险,户籍地拿什么养他们?这些流动的城镇职工们,缴了养老保险,一样“老无所养”。  近些年,地方政府意识到流入的劳动力是挽救当地社保的关键,不仅强制要求所有在职劳动力缴纳社保,而且还对非户籍人口的工作、居住、买房、落户和子女入学层层设限,以连续缴满若干年社保为前提条件。对这些地方政府来说,他们期望非户籍人口继续为城市做贡献,但城市里的公共服务非户籍人口一样都不要享受。社保无法全国统筹、转移及互相设限的结果就是全国范围内的区域分割,破坏了统一市场、阻碍了劳动力在区域间的自由流动。  改革不宜走老路  本次披露的改革方案,着力于养老并轨与全国统筹、提高医保统筹层次,解决区域间社保收支失衡与非户籍人口面临的不公待遇,救的是社保的燃眉之急。但这并非易事,一方面粤浙闽京津沪等净人口流入省份会强烈抵制,因为实际操作中会出现将广东盈余的养老基金投放到养老基金处于亏空状态的黑龙江;另一方面,目前养老体制是各地分灶吃饭、各自为政,全国统筹的实际是中央要掌握一部分基金,对各地养老基金的进行收权,所涉资金高达数万亿元,地方不可能乖乖听话。  提高社保统筹层次或许还容易处理些,结果有差异也不过是统筹比例的大小。制度转轨及人口老龄化带来的隐性亏空就没那么容易解决。日本的现在可能是中国的未来,2014年日本预算支出近100万亿日元,其中社保占比为31.8%,而且逐年增加。但日本预算收入才50多万亿日元,其余近50万亿日元是靠发债解决的。中国2013年社保支出,虽然只占所有政府性支出的13.5%,但也要占一般财政支出的20%。但社保扩张如此之快,未来很容易向日本看齐。  过去20年是人口红利的时代,新就业职工多,退休职工少,经济增长又出奇的快。当年不过1亿职工的社保亏空,在如此黄金的时代,窟窿都没有填补上。未来经济增速放缓,人口趋于老龄化,要想使社保持续,要么提高在职职工的缴费水平,要么降低退休职工的社保待遇。  当下社保占工资总额的比重已非常之高。未来不管走哪条路,都会非常艰难。这也意味着对现有社保修修补补解决不了未来的危机,重构社保体系迫在眉睫。但本次改革方案过于强调全国统筹、统筹账户,弱化个人实账积累,这种做法有重回到过去以受益确定的现收现付制的危险境地。未来的社保体系必然要容纳更多的职工,重回现收现付显然是走不通的。  不得不说,现实中可能有各种阻力,但社保规模缩水(低缴费低保障)是唯一可行的路径,具体方案是全统筹,还是费改税,抑或瑞典模式的记账式缴费确定制也都可以讨论,但中国未来的财政和企业要是不想被社保拖垮,社保体系的重构就必须要回到实质性降低保障水平的道路上。在这一点上,我们没有太多的选择。  作者为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研究员

社保并轨是填平制度鸿沟的第一步  国务院1月14日公布了《关于机关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养老保险制度改革的决定》(以下简称《决定》),《决定》从2014年10月1日起对机关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养老保险制度进行改革。  至此,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实施的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制度出现的“双轨制”矛盾基本化解,实现了党政机关、事业单位建立与企业相同的基本养老保险制度。  从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二次会议于2014年12月23日审议《国务院关于统筹推进城乡社会保障体系建设工作情况报告》,到今年1月14日对外发布《决定》,以凌厉之态势推进社保并轨,可见中央改革之决心。  社保制度改革的动议、推进直至最终实施经历复杂周折,但笔者以为审视《决定》文本,其改革的突破意义应给予褒奖。  其一,消弭了社保制度的人群分割。回望社保体系建设历史,制度缺陷是社保体系的硬伤,确实影响了社会保障功能的全面发挥,突出表现在“人群分割、城乡分割、地区分割”,即多轨独自运行、多头各自管理……其中有不同利益取向下改革不理性、制度设计不周密的决策失误。《决定》的实施无疑将人群分割的社保制度贻害消除,其进步意义不可小觑。  其二,基本体现了社保制度的公平性。最终并轨的机关事业单位养老保险体系与企业职工的缴纳水平相同,即单位缴纳基本养老保险费的比例为本单位工资总额的20%,个人缴纳基本养老保险费的比例为本人缴费工资的8%。在改革方案出台前,这是公众普遍关心的内容,如果并轨后缴纳水平仍有差异,就会在新机制下制造新的不公平,从而在整体上抵消改革成效。现在来看,中央提出的“建立更加公平、可持续的养老保险制度”,《决定》做了认真的政策落实。  当然,原有的社保制度缺陷较多,我们不能指望一纸《决定》就可扫除全部流弊。《决定》的发布和实施只是填平制度鸿沟的第一步,社保制度改革仍任重道远。下一步的改革重点,笔者大致罗列如下。  一是继续落实公平这一社会基石。虽然,机关事业单位在缴费水平实现了制度无差异,但是其替代率的较大差异如何拉平,是下一步深化社保制度改革、乃至缩小社会收入差距的关键内容。根据测算,机关事业单位职工的退休工资为在职时的70%—90%,而企业职工的替代率仅为40%—50%。如何在社会保障制度改革及其相关配套制度改革上,拉平两者的之间的替代率是体现社保制度公平的重要尺码。  二是必须尽快打破地区分割。由《决定》可知,在养老保险关系转移接续上,参保人员在同一统筹范围内的机关事业单位之间流动,只转移养老保险关系,不转移基金;参保人员跨统筹范围流动或在机关事业单位与企业之间流动,在转移养老保险关系的同时,基本养老保险个人账户储存额随同转移。这说明,机关事业单位和企业的养老保险统筹账户分别独立运行,当然这是渐进式改革的必要步骤,但最终应该建立全国统一的基本养老保险资金账户。  三是确保“养命钱”的安全性。《决定》也提出,基金实行严格的预算管理,纳入社会保障基金财政专户,实行收支两条线管理,专款专用;依法加强基金监管,确保基金安全。从以往的案例来看,各地纷纷爆出退休职工的“养命钱”被挪作他用,甚至出现资金流失和亏空。所以真正落实基金的预算管理,不仅是财政全预算管理的必要环节,也是保障养老保险资金安全的必要制度保障。(中国经济时报)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